2。与之前多次降准区别之处在于,2018年以来的多次降准更多是对冲性质或定向调控,比如之前对冲税期缴税压力或定向鼓励投放。但此次降准是在缴税规模较小的9月全面实施降准,并在国常会会议结束第二天即公布降准措施,降准符合预期但节奏超预期,更加体现了逆周期调控力度的加强,信号意义更明显。

3。在此次全面降准之前,多部委已按照政治局会议的“房住不炒”精神对地产进行多轮政策调控,此次之所以实施全面降准也是希望在压住地产融资后,能引导商业银行将更多资金投放于制造业、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从而实现宽信用的目标。

4。根据央行官方表述,此次降准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大约150亿元,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也为降低贷款利率和实际融资成本提供了有利条件,如果宽信用目标依旧不及监管预期,意味着降息或在路上。当前LPR报价与MLF利率挂钩,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政策目标下,MLF适时调整的可能性正逐步增大,9月7日、9月17日分别有1765亿元和2650亿元一年期MLF到期,后续需要重点关注MLF和OMO利率调整情况。

笔者认为此次降准尽管节奏超市场预期,但市场对于降准已有充分判断,如果后续MLF利率进行调整,则对债券市场构成正面刺激,但短端利率是否做同步调整则决定了看多债市空间大小。临近四季度,乐观中要保持一份谨慎,专项债提前发行以及通胀破3的风险仍旧存在。

转债方面,笔者认为尽管基本面仍未有企稳回升迹象,但政策影响下的投资者逐步修复悲观预期,结构性做多或为当前较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