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表示,去年是IDG资本历史上IPO最多的一年,大概是19个IPO,但是包括IDG资本在内整个业界对未来发展不确定性产生了许多焦虑。而今年却可以用淡定两个字来形容。因为当变数成为一种常态就不焦虑了。出现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IDG资本至今在中国已经做投资做了26年的时间,完整经历了4个经济周期,每个周期都穿越过去了,所以有一个好的心态比较重要。

“1999年,我们率先启用合伙人制,从原本IDG国际数据集团下设的投资部门变成了独立运作的基金管理团队,当时也是国内第一家设立合伙人制基金管理模式的机构,这完全是在中国的土壤上、市场环境中边学习边做起来了。”他表示。

熊晓鸽表示,IDG资本一直有个共同的愿望就是把公司打造成百年老店,这个过程中最重要是要形成一个制度。“公司有一幅吴冠中题的词‘知识分子的天职是推翻成见’。做一个好的风险投资管理者,首先要像一个好的知识分子那样,去共同学习推翻成见。”

熊晓鸽表示,在中国,过去成功的公司基本是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今天来讲,AI、精准医疗、5G、自动驾驶、智能制造等方面都有投资机会,怎么能够把握住机会,这有一定的周期性,大概十年左右可能会出现一个所谓的主导技术。另外,最早一批中国成功的消费互联网公司,创业者不少都是60后,投资者是50后,现在60后、70后,甚至80后开始充当主力。

熊晓鸽表示,除了IDG资本这类投资机构,腾讯、阿里巴巴这类的科技公司本身也都在投资。中国投资界的参与者比美国更加多元更加热闹,科技公司继承了传统风险投资,成为VC/PE机构的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同时也是接盘者,这是中国和美国很大的不同。

股神巴菲特说破中国股市:为什么明明一些股票的股价已经很低了,主力却还纷纷减持,作为投资者怎么看?